而最让她遗憾的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8-18 06:40    次浏览   >

“她为人太过率直,我总担心她在生活中栽跟斗。”李秀珍说。毕业以后,李秀珍试图和她联系,却没有半点消息,后来她调动到了南宁,再后来结婚生子,生活越来越忙碌,但每当闲下来的时候,她总会翻开往日的相片,回忆以前那段快乐的日子。她的先生总是打趣地说,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小不点”简直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

让李秀珍记忆最深刻的是大三那年的暑假,两人利用暑期到南宁的一家单位勤工俭学,住在公司简陋的宿舍里。一天半夜,李秀珍突然腹部剧痛,她强忍疼痛,想捱到天明,但她不停地在床上翻身还是惊醒了同屋的苏晓娟。看着痛得满头是汗的李秀珍,苏晓娟急得眼泪都留了出来。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90斤的她竟然背着120斤的李秀珍跑了5里路。

1986年7月2日,是李秀珍永远难忘的日子,那一天,她和苏晓娟在校门口喝了10多支啤酒,两人都烂醉如泥,苏晓娟告诉她自己要去广州的决定,说自己稳定下来就会和她联系。“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学校。”说到这里,李秀珍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今年的7月22日,李秀珍一大早就从南宁赶到桂林,那天是大学同学20年毕业聚会的日子。再次回到熟悉的广西师范大学校园,让李秀珍百感交集,而最让她遗憾的是,那个曾经陪她踏遍校园每一寸土地的“小不点”苏晓娟没有回来,她们俩已经中断联系20年了。

她说,她希望通过晚报说一声:“‘小不点’,你在哪里,难道你已经把我完全忘记了吗?如果你在深圳,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请赶紧跟我联系。”

从死到生的一个轮回以后,李秀珍寻找苏晓娟的愿望更加强烈。今年年底,她可能就要举家迁往杭州,那样的话,和苏晓娟联络上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毕业分配的时候,李秀珍留在了桂林,而家里没有什么关系的苏晓娟却被分到了百色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的中学,不甘接受命运摆布的苏晓娟做出了当时看来有几分惊世骇俗的决定,她没有服从单位的分配,决定自己到广州闯世界。

去年夏天,李秀珍经历了生死边缘的考验,在一次例行的身体检查中,医生告诉她,她可能患上了癌症,虽然后来的复查证明这只是一场虚惊,但足以让李秀珍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这次聚会上一位男同学说,1992年曾经在深圳遇见过苏晓娟。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深圳,但只要有一分希望,我就要用十分的努力。我听深圳的朋友说,深圳晚报的情感热线在深圳非常火爆,所以,我给你们发来了求助的邮件。”

她们曾经是校园中形影不离的一对,毕业后却音讯隔绝20年,现在,她在广西,好朋友却在深圳。她不知道,在今后的人生中,是否还能再见到这位昔日的好姐妹。

1982年,刚刚踏入大学校园的李秀珍和苏晓娟被分配到了上下铺,李秀珍身材高大,苏晓娟娇小玲珑;李秀珍内向文静,苏晓娟热情开朗。但让同学们都想不到的是,她俩居然成了好朋友。

从那以后,苏晓娟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有传言说苏晓娟到广州做“三陪”去了,但李秀珍从来不相信,就为了这事,一向内向的她差点将啤酒瓶砸到一个大学同学的头上。

“那段时间,我甚至连遗嘱都写好了,我在总结自己人生的时候突然发现,生命中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去珍惜,却往往被其他的琐事所掩蔽了。”李秀珍告诉记者。

“应该说,在我们两个的交往中,她显得比较主动,每次上课、吃饭、或者有什么活动,她总是主动叫我。”李秀珍回忆说,“当时我长得比较胖,用小娟他们家乡话说起来就是‘肥嘟嘟’,后来她给我取了个昵称叫‘嘟嘟猫’,而我则叫身材娇小的她为‘小不点’。”

“虽然到了医院,我的腹痛已经好了,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但我还是永远记得她一边跑,一边鼓励我要撑住的情形。”

“晓娟风风火火的性格让她在我们两人中处于主导地位,你别看她比我矮了半个头,但在我眼中,她是绝对的大姐姐。”说这话的时候,李秀珍的语气中流露出一种明显的眷恋。她说,晓娟受到什么委屈的时候,总喜欢低调处理,不愿和别人争,但如果自己在学校遭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总是晓娟冲出来为她“出头”。